星夢之旅》 最新章節: 契子(05-17)      第一章家族成員(05-17)      第二章見習考試(05-17)     

星夢之旅91 切忌手軟

“你們就白白放過這些手沾你們護龍軍鮮血的匪徒嗎?”拉索恩繼續質問道,其語中不滿差不多到達頂點了,要知道傭兵向來最重情義,血仇向來是非報不可,可如今聽到眼前好友大敵當前,竟然舍棄報仇機會,真是痛心疾首啊。“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沒想到瓦爾達統領倒是自量的很。”淡淡的語聲由思夢口中道出,倒也使群情激奮的場面沒有發生。
  瓦爾達聽著很不是滋味,出聲辨解道:“追擊軍隊的指揮官并不是在下,而是臨時參謀官星夢。”一句話又把我給賣了,這年頭朋友就是用來出賣的,真是形容的極有道理。
  “臨時參謀官,難道你的地位還不如臨時參謀官嗎?”拉索恩不解地問道,要知道護龍軍中瓦爾達身為數位統領中的一位,除了戰無智外,可以說是無人在其上位,不至于要聽參謀官的命令,況且只是臨時參謀而已。拉索恩當然深悉此中道理。
  瓦爾達此時倒是沒半分含糊,回答道:“是我將指揮權讓出的,他的指揮能力本就不是我等可比擬的。”這句話差點沒把邊上眾位炸開,要知道藍十字軍可是能人志士眾多,英雄倍出,謀略人才也是不少,如今聽到這瓦爾達的贊許之言,好象這叫星夢的家伙將大家全都比下去似的,還不群情勃勃啊。
  思夢微笑道:“是嗎?看來他倒是指揮你們打了幾場勝仗了,只是軍略之道并非簡單。現在還是破敵再說吧,否則倒是讓護龍軍小覷了我等。”此話一出,眾位主官盡皆嘆服,救援路上行來,這位侄女指揮若定,倒也不是光憑父萌坐上代理團長之職,也有其的真才實學,而此時唇槍舌劍的水平更是不凡,光這辭鋒就是平和中見犀利。
  話說到這份上,瓦爾達也是無話可說了,只是記得臨走之時星夢的囑咐,善意地提醒了一句:“星夢讓我帶一句話來‘困獸猶斗’,請團長閣下斟酌。“他也瞧出這位代理團長并不是省油的燈,自己提了前半句,相信后半句也不說出來了,對方肯定明白其中含義。
  聽到此話之時,數位主官臉現不屑之狀,心中所思的是這護龍軍是不是被打怕了,竟然畏敵如虎,而思夢等幾位有軍事頭腦的主官卻是若有所悟。至于配合方面也不用我說,護龍軍輕騎兵全都是黑衣黑甲,旗號鮮明,而且僅在外圍游走而已,而藍十字軍全都是藍色衣甲,也是一目了然,根本不用擔心誤傷發生。
  此時的護龍軍輕騎兵已全部上馬整裝待發,放過雙手染滿鮮血的敵人,本是出于無奈,失去消滅對方的機會如今再次降臨,這些戰士還不格外地賣力。
  我一再重申我們僅是遠方輔攻而已,切不可沖殺入敵陣。這也是為避免前后騎兵同時鑿陣時,在陣中造成的沖撞。所有弓箭手開始緩緩回行,在離敵陣千米處停留不動,準備在前方攻擊之時同時發動。此時瓦爾達已安然飛回護龍軍中,見到我和阿秀、阿熊三人正在說笑時,一臉的憤懣道:“星少,以后這種勾當不要叫我干了,我看你自己出馬比較好,臉皮夠厚,我可是讓人家說的恨不得地里有條縫,可以往里鉆。”
  對于這種抱怨,我向來是不當回事,淡淡道:“瓦爾達統領,看來你是完成任務了,不錯,值得培養,以后這種與友軍勾通的事看來都要交給你辦了。”這番話說的瓦爾達臉是一陣青一陣紅的,要知道自己一大把年紀了,還讓這半大的孩子教訓一番,可又沒有辨駁的理由,有夠郁悶的。
  看著這位將軍無奈的苦笑,我們三人對望一眼,哈哈大笑,此時上方飛禽騎士傳來訊號,顯示藍十字軍團已開始發動攻擊了,我大聲喝道:“弟兄們,我們上,先收點利息再說。”
  對于護龍軍戰士來說,三句不離錢的雄心可秀傭兵團副團長、護龍軍臨時參謀長官星夢閣下,雖然俗是俗了點,但不可否認,其指揮能力確實出眾,好多護龍軍戰士都曾在各國軍中或傭兵團效過力,對于戰陣也不是沒有經歷過,對于以少勝多這樣的戰例碰上的卻是少之又少,要不然歷史上以少勝多的戰例也不會如此出名了,畢竟亙古以來,創世神界發生的戰爭無以計數,但有名的戰役卻少之又少,而大多卻是以少勝多的經典戰例,如今卻是在我的出謀劃策下以少勝多,屢破敵軍,的確值得另眼相看啊。
  護龍軍戰士們哄然響應,看來我的號召力的確不錯,要不是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幾斤斤兩,會以為是我的人格魅力吸引大家影從,自不量力的事我向來很少干,在我的以身作則下,眾多騎兵跟隨在我的身后向敵陣沖去,雖然我不能以有效攻擊殺傷敵人,但加加輔助魔法這種輕松的活還是可以勝任的,我在不斷地給邊上眾多戰士的弓箭加持自然系魔法和風系魔法,這可以增加弓箭射出的速度和強度,剛才聽完瓦爾達的報告,我也是滿郁悶的,他媽的,要不是我手上人手不夠,早就殲滅敵軍了,還等你們前來。只是這種話實在是打擊人家的一片好心及兩軍之間的友情,只能在心里發發火而已。
  不過戰士們還是氣不過被友軍瞧不起,都申請近戰,滿腔怒火的我也沒考慮可行性就答應下來,可現在身為軍中主官,答應的事要是辦不下來,以后可就沒人聽從你的指揮了,唯有派遣阿熊和瓦爾達兩位抽調了兩百名輕騎兵穿上最好的戰輕裝戰甲,準備近戰。
  戰術布置如下,由我率五百輕騎兵羽箭襲敵后陣邊角,阿熊和瓦爾達從邊側隨同沖鋒,沿邊角切割敵后陣步兵,由阿秀率余部跟上殲滅切割步兵,而飛禽大隊則負責空中掩護阿熊和瓦爾達部及負責打擊敵陣對被切割開來的敵步兵的救援。
  根據最佳方案,包圓的敵步兵人數不宜過多,最好是在兩百到三百人間,否則以阿秀率領的近五百騎兵要一口吃掉,也有困難。在沖到敵陣邊角處,我率部壓制兩側步兵的靠近,使邊角上的步兵順利沖上前來,而阿熊和瓦爾達從側翼一包抄,近兩百多人被騎兵的沖鋒劃離本陣,我率部讓開了敵沖鋒路線,繼續壓制雙側敵人的來援,而此時上空的飛禽大隊開始壓制邊角其余步兵的沖鋒,阿熊和瓦爾達部則是驅趕被包圓的步兵進一步遠離本陣,阿秀的掩殺部隊很快就沖上去瓦解了這些步兵的戰力,而在全殲敵人之后,相同的步驟再次上演的機會卻等于零了,敵邊角的步兵也是學乖了根本就不會冒然出擊了,只是守緊本陣。
  其實這個方法僅能用一次而已,用多了說不定讓人家以相應對策反擊可就不劃算了,現在敵前陣正經歷著藍十字軍的虐待,三大傭兵團之名并不是輕易得到的,這可是經歷先人數十年的鐵血考驗才得來的,俗話說取易守難,這守成的功夫如果不到家,很快傭兵團就會淪落到二流,這藍十字軍旗數十年不倒,其真才實學肯定是勿庸置疑的。
  達合臺等人看著前陣被對方騎兵沖擊的七零八落,隨時有陣線全面告破的危險,也是毫無辦法,如今是前后腹背受敵,而前方敵軍勢力過大,以步兵根本擋不住對方的鋼鐵洪流的沖擊,只是不知為什么敵陣好象有空隙可穿,騎兵的沖擊方向是兩側,如果大膽突進,從中路突圍絕對有可能。
  當然這是藍十字軍設置給對方的唯一退路,思夢在考慮了半天后做出如下決定,將軍陣中心置空,留給敵軍突圍之用,如果敵指揮官愚蠢到連這么明顯的空檔也看不到,那全殲敵人也不是問題了。
  在達合臺等人率騎兵突圍的一刻,敵陣線全面告破,藍十字軍旗在步兵方陣中往來沖突,而護龍軍輕騎兵此時早已遠離敵陣,游曳在敵步兵方陣周遭,對脫離步兵方陣的士兵進行點殺。而藍十字軍也很默契并不追擊逃離方陣的戰士,而是就是殲滅反抗之敵,將步兵方陣的后方及兩側交給我們負責清理。
  這絕對可以比擬藏龍谷中的圍殺了,雖然那時是以人少擊人多,此時卻不同,簡直就是在虐殺啊,敵步兵還來不及舉手投降就被沖擊狀態的騎兵砍下了腦袋,傭兵手則第四條,對待敵人切忌手軟。看來被藍十字軍發揚光大了。
  起點中文網www.booksrc.net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